草地贪夜蛾与大饥荒


1

草地贪夜蛾的入侵,引来媒体一片狼来了的惊呼,一个吃植物的小虫对中国人民的威胁快赶上吃汉堡的特朗普了。


似乎这个贪婪的夜蛾立马就能摧毁中国的农业,会让老百姓吃草啃树皮了。


2

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标题党有自身的利益诉求,尤其部分为了搏眼球和粉丝量的自媒体,他们真不怕吓死老实人。有人为了广告收入或其它目的不惜制造集体恐慌的时候,作为一个受过一点植物保护专业训练的人,还是得站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专业角度的判断和理性科学的思考。 目前的环境下,我相信政府也不愿意看到更多恐慌的民众。何况应对害虫入侵,农业和植保部门,也需要受过科普和教育的民众的配合。

首先,任何一种入侵的有害生物,在适宜的生存和繁殖条件下,如果疏于防控或防控不当,都有可能对入侵地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甚至生态灾害。

我们先简单科普一下这个害虫(不喜欢细节的读者的可以跳过这一段直接看总结)。

  • 名称:草地夜蛾 Spodoptera frugiperda (J.E.Smith),也叫草地贪夜蛾,伪粘虫、秋粘虫。 拉丁文种名 frugiperda 意为“失去的收成”,指其对农作物的危害。或许应该叫庄稼夜蛾。知道物种为什么要以拉丁学名来命名了吧?因为各个国家的科学家喜欢随心所欲给生物起名字,为了便于交流,大家都统一在拉丁文上。


  • 分类:属节肢动物门(Arthropoda),昆虫纲(Insecta),鳞翅目(Lepidoptera),夜蛾科(Noctuidae)。 学名: Spodoptera frugiperda(J.E.Smith). 通俗理解就是一种妖蛾子,直接危害庄稼的是它的幼虫。


  • 分布、扩散与迁飞:原产美洲,北美、中美、南美均有分布。现已入侵非洲大陆、印度和中国,成为事实上的全球性害虫。 贪夜蛾成虫既可以近距离扩散,也可以借低空气流远距离迁飞。 夏天,在美国南部的幺蛾子们一声吆喝,乘上气流直接飞到加拿大的农田结婚度假,顺便生一大堆孩子啃食加拿大农民的庄稼。全球化背景下的物流人流加剧导致该害虫扩散到其它地区几乎不可避免。  


  • 食性:多食性。通俗地讲就是食谱比较广,偏好禾本科(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禾本科?南方人喜食的水稻,北方人喜食的小麦玉米都属禾本科)。它们饿急了几乎什么都啃,饥饿时还会吃掉弱小的同类。


  • 生命周期:跟很多夜蛾科害虫差不多。 一生经历:卵—幼虫(六个龄期)—蛹—成虫(蛾子)—交配产卵。


总结一下:

草地贪夜蛾是一种食性杂、环境适应性强、繁殖率高、可以近距离扩散远距离迁飞、条件适宜的情况下比较容易大面积爆发成灾的害虫。


3

草地贪夜蛾究竟有多可怕呢?它会毁灭我们的农作物特别是粮食生产,造成大饥荒吗?


理论上我们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但从植物保护专业的角度看,草地贪夜蛾应该是一种可以有效防控的害虫。


针对一种作物病虫害,现代植物保护的理念首先是要注重预防,所谓“预防为主,综合防治”。 对付危险的外来物种,预防的第一关是防止入侵,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边境口岸动植物检疫。因为草地贪夜蛾的迁飞性,即使是严格的检疫也不能保证将其挡在国境外。从目前多地发生草地贪夜蛾的情况看,迁飞性入侵的可能性很大,但也不能排除其它原因带入。记住当你偷偷摸摸从国外带回来奇花异果或不经过检疫程序进口大量带虫源病原的农产品时,你可能在带入类似草地贪夜蛾的危险物种。

一般来讲,一旦某个有害生物的物种入侵到一个新的生态体系并定植,特别是当新的生态位拥有丰富的食物和适宜气候,我们将很难把这个新物种的彻底消灭。人类害虫防治史上,只有少数几例在相对封闭的生态体系下比如一个小岛上成功地消灭过害虫的物种。 比较经济可行的做法是充分利用现有技术手段,通过有效的监测和防治,将有害生物的危害水平控制在经济阈值之下。

植物保护科学发展到21世纪,人类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害虫防治的经验和技术手段,从理念到实践的各个方面都有了质的飞跃。


  • 从各种高效广谱性的杀虫剂如合成菊酯类农药,到特别针对某些种类害虫的特异性生物杀虫剂如Bt制剂;


  • 从需要喷到害虫身体上才有作用的触杀制剂,到能够通过作物吸收,再杀灭取食作物害虫的内吸性杀虫剂;


  • 从利用人工合成的化合物杀虫,到利用植物提取物、微生物、以及天敌杀灭害虫;


  • 从直接杀灭为害的种群,到能够利用昆虫雌雄恋爱交流使用的信息素干扰交配以及利用辐射不育技术来控制害虫下一代的繁殖。


总之,我们可以用来杀灭害虫控制危害的武器库相当丰富。 也就是说,以现在的植物保护技术水平,如果某种害虫仍然造成了严重的危害,往往不是因为我们缺乏防治的手段,而是因为对害虫生物学特性和发生发展规律了解不够,导致防治不及时或不到位造成的。


因此,害虫防治的第二关,是对害虫的精准监测。尤其是针对迁飞性、爆发性、能够短时间内在某一地形成大量虫口,形成严重为害的害虫,监测工作必须及时准确,才能有效地指导防治。 比如中国稻区每隔几年会有稻飞虱的大爆发,从历史数据看,稻飞虱造成严重损失的地区,往往是因为预测预报失误,以至药剂、药械等防治力量和资源没能提前准备充分,一旦大发生,往往错失防治时机。


传统的害虫预测预报主要依靠植保系统的技术人员到田间实地观察,对人力的依赖程度高、数据采集效率较低且各地参差不齐、信息统计水平和共享度不高,因此害虫预测预报的准确性和实时性受到很大限制。随着数字化技术在害虫监测领域的应用,我们可以采用多种有害生物数字化传感器,并将它与无线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有机结合,实现对一些重大害虫的实时监测(微信公众号:掌上闪讯)。数字化智能化的手段可以极大地提升害虫预警水平。 随着监测站点的增加,中国农林业将形成网络化的有害生物监测体系,采用这样的技术,将大大降低害虫形成爆发性危害的可能。


依科曼农林业有害生物物联网智能监测系统


闪讯农林有害生物智能监测系统


害虫防治的最后一关,是专业的防治。 害虫防治是一个技术密集的专业,面对某一种害虫的为害,我们需要迅速做出专业的决策。

  • 应该选用什么药或天敌?

  • 什么时候用药?怎么配药?

  • 如何尽量避免对施药人员的危害?

  • 如何保证农产品的安全性?

  • 如何减少对环境生态的影响?

  • 打药过程中注意哪些事项?


但遗憾的是,由于土地制度等原因,对这些专业的问题的决策,即便有植物保护部门的指导,但在实际生产过程中多数情况下都是由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农民和农药零售店老板们来完成的。这也是中国农药用药水平和效率不高、农药滥用问题突出的主要原因。 农药的滥用导致防治失败、农产品农药残留、施药者健康风险、环境生态污染等问题。 我们现有的施药模式对付常规的害虫都勉为其难,更不能指望它能够自如地应对类似草地贪夜蛾的入侵性、突发性、爆发性的有害生物。

解决问题的最有效的办法,是推动植保专业化服务,促进农作物病虫防治的专业化、规模化、和智能化。植物保护服务的专业化将会极大地提升中国农药使用的效率和水平,有效地应对病虫害特别是突发性病虫害的威胁,同时减少农药对环境的污染和食品安全的隐患。


专业的植保服务公司与农户的区别在于专业的公司拥有专业的植保技术知识和技术服务团队,可以利用数字化有害生物传感技术、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技术,实现对害虫及时有效的监测。同时利用其植保技术知识、田间实践经验和多年积累的数据,科学地选择药剂配方和施药时机,并结合植保无人机等智能化的施药器具,实现对农作物病虫害及时、有效、绿色的防治。 此外,规模效应可以让专业的植保服务的成本变得越来越有竞争力。

对种植户来讲,如果打药像打车一样简单,只需掏出手机一键下单,即可获得专业公司低成本、高效率、效果有保障的施药服务,那么防治失败的可能性将会大大降低。 这一新的植保服务模式,已由谷瑞特植保在江汉平原的稻区实现。 如果草地贪夜蛾入侵江汉平原,农户只需拿出手机点击下单,即可获得效果有保障的服务(微信公众号:谷瑞特植保)。这一模式如果能够普及,将会使中国应对农作物病虫草害的能力大大提升,对入侵性重大病虫害,也可以做到有害无灾。


4

历史上有记载的直接因农作物病虫害造成的大饥荒只有1845年发生在爱尔兰的马铃薯晚疫病。 其它一些所谓虫灾引起的饥荒的案例,包括中国上世纪30-40年代的蝗灾,仔细分析可以发现更主要的是因为战争、社会经济制度等原因破坏了当时应对害虫的基本能力。


过去的100多年,随着人类对农作物病虫害的控制能力的增强,特别是农产品生产全球化,食物来源的多样化,使得局部的虫灾不再可能酿成类似马铃薯晚疫病的饥荒。但世界上严重为害农作物的病虫害,包括蝗虫、粘虫、飞虱、实蝇、马铃薯晚疫病、小麦锈病......等仍然有可能对局部农业生产造成威胁。


总结一下,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应对入侵的草地贪夜蛾?


1. 拒绝恐慌。恐慌不利于对任何紧急事件的理性科学的应对,反而有可能造成次生的危害。 2008年柑橘大实蝇爆发,媒体大量传播四川广元柑橘蝇蛆照片后,造成消费者恐慌,给柑橘产业造成几十亿元的损失。 后来的事实证明,针对柑橘大实蝇生物学特性研发的“果瑞特实蝇诱杀剂”,配合科学的“大面积统防统治”,可以彻底控制这个曾经严重威胁柑橘产业的害虫。可以肯定的是,大部分制造恐慌的人如果不是无知,就是有其自身的目的。


2. 建立科学的监测体系。 一个外来有害生物既然已经入侵,最首要的是搞清现在的情况,防止可能的局部大爆发。 因此,建立有针对性的严密的科学监测体系非常重要。这个体系至少应该包括三个要素:网络化的监测设施,经过培训的专业人员,和必要的信息共享机制。以便相关部门掌握真是的信息,及时采取必要的措施。尤其要避免的是个别区域出于自身目的隐瞒发生及为害程度,造成决策失误。记住,害虫不仅不会说谎,它们还会扩散和迁飞。


3. 政府应大力支持草地贪夜蛾本地生物学特性及防治应用技术的研究。草地贪夜蛾是一个原产美洲的重大害虫,国际上已经有大量的基础研究。我们不应该仅仅为了发论文而去重复一些不必要的与防治无直接关联的基础研究。 政府有限的资源应该主要用于支持对该害虫的监测及防治的应用研究、技术及产品开发,比如该物种在中国的生物学特性,种群动态,昆虫信息素及天敌的发现和应用,有效药物的筛选,抗虫品种的选育等等,所谓好钢用在刀刃上。


4. 设立政府应急处理机制。针对可能的局部爆发成灾,由政府相关部门、研究院所、及具备开展大规模统防统治能力的企业共同牵头完成预测预报体系的建立、应急处理所需的药剂储备、施药力量的组织等。 要汲取过去的经验和教训,在草地贪夜蛾防治技术研究、新技术新产品开发、以及大面积专业化防治等方面,政府要积极支持那些能够解决问题的植保科技企业和专业化植保服务组织的参与。

总之,草地贪夜蛾生物学比较清楚,防治药物种类和手段相对丰富,加上中国有完整的植物保护制度和体系,尤其还有近些年开发出的现代化监测手段及专业化统防统治能力。 这就决定了只要我们应对得当,草地贪夜蛾不大可能造成不可控制的危害。

草地贪夜蛾可能贪吃,但并不可怕。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产品咨询热线:400-6480-800
产品咨询邮箱:zhangpw@great-biotech.com
植保服务热线:400-8166-100
植保服务邮箱:wangj@great-biotech.com